欢迎来到中国国际文化联合会官方网站!

拍卖资讯网站首页  > 拍卖资讯

“首秀”有惊喜:五幅“印象派”拍出2.4亿

录入日期:2021-12-3 整理: 中国国际文化联合会-是由中国文化联合资源中心、中国国际文化联合会、美中文艺交流发展中心联合主办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

    受疫情复发的影响,本应在11月中亮相的中国嘉德2021年秋拍在略作延迟之后亮相。今年的秋拍对于嘉德而言意义非凡,因为第一次推出了“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夜场”的专场拍卖。众所周知,法国印象派和以毕加索、马蒂斯等20世纪巨匠引领的现代艺术一直以来在国际市场上均有着绝佳的表现。

    此次专场拍卖共征集到五幅博物馆收藏级别的画作,最终,五幅名作全部成交。整场拍卖的重头戏,莫奈在搬入其吉维尼宅邸20年后,表现其“莫奈花园”中并不常出镜的玫瑰拱门和它在池塘中倒影的晚年巨制《睡莲池与玫瑰》以1.541亿元成交;另一幅呈现乡间老宅角落、具有典型印象派特征的《台阶》则以2875万元落槌。此外,卡米耶·毕沙罗在转型期描绘乡间风情的《巴津库尔洗衣池》以2070万元成交;毕加索满怀深情勾勒爱妻杰奎琳的肖像画《戴帽子的女人》以2357.5万元成交;法国后印象派巨匠、曾参与首届印象派画展的保罗·塞尚创作于其“黑暗时期”的《肖像》也以1265万元成交,总成交额2.4亿元。

    四位巨匠五幅名作

    此次上拍的四位大师涵盖了从印象派、后印象派、20世纪立体主义到超现实主义等近一个世纪的西方美术变革潮流。尽管受疫情所限主办方将预展缩短到了两天且需要预约观看,但前来现场一睹这五幅作品真容的艺术爱好者们依旧排起了长队,也难怪,此等量级的大师真迹集中亮相堪比一个高规格的微型展览,且这四位相互间还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四人中最年长的毕沙罗于1859年在巴黎非官方的“瑞士学院”结识了比他小9岁的塞尚和小10岁的莫奈,这一命中注定的邂逅也为日后印象派的诞生埋下伏笔。在学院进修期间,塞尚接连数年作品不仅被沙龙拒收,还被同窗嘲笑。本期嘉德上拍深受库尔贝写实主义和采用油画刀涂抹技法影响的《肖像》便完成于这一时期。当年,唯有毕沙罗始终看好他,且是唯一一位力排众议支持他参加首次印象派画展的艺术家。当晚年的塞尚回忆起印象派运动那段时光,仍旧对毕沙罗当年的力挺心怀感激,说自己“从未忘记毕沙罗给予他的同情和理解”。

    随着1870年普法战争开启,跑到英国避难的毕沙罗和莫奈在国家美术馆接触到了J.M.W.透纳的风景画,备受触动之余坚定了二人走出室外创作捕捉光影变化的决心。待战争结束,二人返乡后与马奈、雷诺阿和德加等艺术家重新建立起亲密的友谊,并萌生了建立一个沙龙替代品的想法。

    1873年,毕沙罗牵头组建了包括共15名艺术家在内的名为“艺术家、画家、雕塑家和雕刻家”的匿名社团,此社团即“印象派”前身。然而,成员们却随着八次印象派展览的举办,因艺术理想不同而渐行渐远。由于夫人卡蜜尔的病情加剧,经济拮据的莫奈在第二次和第三次印象派展览期间搬到了位于巴黎西北的弗特伊,他延续了印象派室外作画的传统,将选题从城市生活拓展到捕捉大自然变幻莫测、转瞬即逝的光影图像。本次嘉德上拍的构图简约、色彩丰富、静谧温暖的《台阶》便是呈现此印象派精髓的画作之一。

    作为唯一一位参加了全部八次展览的画家,毕沙罗的《巴津库尔洗衣池》完成于最后一次印象派展览之前。这幅画依旧遵循着西方绘画传统的焦点透视,色彩丰富且层次鲜明的小尺幅画作属于他即将步入转型期涉猎“点彩派”的作品。与此同时,他的同窗莫奈已搬进了位于吉维尼的居所,开始着手打造气候享誉世界的“莫奈花园”。而当1913年莫奈完成这幅呈现其花园中玫瑰拱门和池塘倒影的《睡莲池与玫瑰》之时,他曾经的“印象派战友”毕沙罗和塞尚均已离世。

    1903年毕沙罗去世时,已经67岁且是年轻艺术家楷模的塞尚为了向他致意,在其个展的图录上标记着:“保罗·塞尚,毕沙罗的学生”——那时的塞尚已经成为毕加索的偶像。1907年,在塞尚去世一年后举办的艺术家回顾展对时年26岁的毕加索影响深远。从那时开始,毕加索开始与同为艺术家的乔治·布拉克一起实践塞尚的技术,并最终实现了1909年立体主义的诞生。在接下来的70年里,随着毕加索风格的不断演变,他仍旧在借鉴并重新诠释塞尚的艺术作品。虽然本场嘉德夜场拍卖的作品已没有明显的塞尚痕迹,但毕加索始终称塞尚为“我们所有人的父亲”,并声称他是“我唯一的主人”。

    四位艺术家中,毕沙罗和莫奈携手创立了印象派;他们和日后的后印象派巨匠塞尚还共同参与了改变西方美术史发展趋势的首届印象派画展;而年轻的毕加索又是因塞尚艺术的启发迈上了20世纪绘画巨匠之路。五幅看似毫无关联的画作,却因这四位大师相互交织的人生经历贯穿在一起。

    中国西画市场仍需耐心培养

    虽然近两年全球艺术市场均受到疫情的影响,但法国印象派和西方现代艺术的拍卖行情却始终稳定,这场“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夜场”的成功首秀也可视为近年来国内艺术机构频繁与国际知名大馆联办高水准西画展,观众群体有条件接受西画熏陶的必然结果。

    但若仔细分析,尽管整场拍卖仅耗时21分钟便斩获总成交额2.4亿元,但五幅名作的成交额放在全球市场中横向比较却是有些出乎意料的低。比如,以1265万元成交的保罗·塞尚《肖像》,可以直接参照于2019年5月14日苏富比拍卖中以709.8万美元成交、与本次嘉德《肖像》同年完成的《多米尼克叔叔》,而后者的尺幅比前者还小近1/3。又如拍卖市场的硬通货“莫奈+睡莲”,今年5月13日纽约苏富比莫奈的《睡莲池》以7035.3万美元高价落槌,而在11月16日刚刚结束的另一场纽约苏富比晚拍中,另一幅莫奈在患眼疾之后的《池塘角落里的睡莲》也以5082万美元成交。尽管嘉德本场的莫奈《睡莲池与玫瑰》比上述两幅尺寸稍小,但作为画家眼疾前黄金期的绝对精品,以及三幅同主题作品中色彩表现最唯美和谐的一幅,1.541亿元人民币(约合2420万美元)的成交额还是低了。对于喜提“莫奈花园”回府,且能以不足2500万人民币的价格捧回一张毕加索肖像的买家们来说,“捡漏”无疑值得庆贺,而也多少客观反映了现状:天时地利逐渐具备了,人和还有所欠缺。

    中国嘉德成立近三十载,其主营业务始终是中国书画及文物。而在这近三十年的过程中,客户群体和购买习惯早已养成。对于任何一位资深藏家而言,买自己胸有成竹且看得懂的艺术品是顺理成章,毕竟迈进一个新的领域免不了“交学费”。和外国人看不懂我国山水画一样,国内有实力的藏家能看懂西画的也是少数。且不说西方古典宗教和神话题材,以及画中晦涩难懂、带有教化意味的寓言和隐喻,能真正读懂毕加索的买家都寥寥无几。

    平心而论,在西方油画领域中,印象派的“欣赏门槛”是最低的。这些19世纪下半叶法国的“当代艺术”长期被以历史画为至高画种的法国学院派和主流审美所诟病的也是缺乏文学历史底蕴的内容和“看似未完成”的表现形式。但也正因为印象派画作中显而易见的表象美和色彩美,让这一在祖国备受排挤的画派得以“墙里开花墙外香”:在大量画作被极富远见的画商杜朗·鲁埃尔带到美国画廊之后,从未受过欧洲学院派审美浸淫和“禁锢”的美利坚新兴富豪们照单全收,进而实现了印象派的逆袭并兑现了其真正价值。所以,选择以容易看懂的印象派拍品开启“首秀”也是嘉德的明智之举。

    万事开头难,“首秀”开了个好头,但要在西画领域真正实现和国际拍卖市场接轨,逐渐兑现国内巨大的市场潜力并力图在拿到“尖儿货”之后实现利益最大化则远非一日之功。市场的培养需潜移默化,也需要拍卖、展览和教育等多方位的配合打出“组合拳”。

关键字:  印象派  


威海属相街文创设计大赛,当“90”、“00”后设计师遇上传统文化

威海属相街文创设计大赛,当“90”、“00”后设计师遇上传统文化

属相文化作为中华民族特有的传统和创造,具有深刻文化……
2021北京国际摄影周:​探索影像艺术的速度、深度与角度

2021北京国际摄影周:​探索影像艺术的速度、深度与角度

新时代,信息记录与传播方式越来越迅捷,观看角度更加……
冬奥燃起冰雪热

冬奥燃起冰雪热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北京冬奥会是我国重要历史节点的重……
第七届中国画节在山东潍坊成功举办

第七届中国画节在山东潍坊成功举办

第七届中国画节于2017年4月14日——4月18日……